1. 首頁 >要聞 >正文

            在爭議中開幕的東京奧運會迎來轉機

            作者:中青報·中青網特派記者 梁璇 來源: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年08月05日

                13天前,東京新國立競技場內只有少量奧運相關人士和媒體在靜候東京奧運會開幕式的到來,體育場對面的居民樓里,民眾自發在窗戶上貼上“東京2020”,舞動身體為奧運歡呼,可與此同時,一群抗議者用高音喇叭傳出的“不要奧運會”,也將本屆奧運會的特殊和艱難真實展現。

                組委會并未打開音樂或用其他方式試圖“掩蓋”,而是靜待開幕時間到來,燈光轉暗,全場掌聲響起,一束光從體育場左上角射入場內,將全世界目光再度拉回到奧運本身。

                如今,主火炬臺的圣火已經點燃了13天,抗議聲已消失,而新國立競技場和門口的五環標志依然保持著高人氣,成為民眾爭相打卡的奧運景點。

                日本民眾態度轉變背后是對體育的共識

                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前,根據《朝日新聞》的民調結果顯示,68%的受訪日本民眾認為東京奧運會無法“安全安心”地舉辦。

                面對民眾的反對聲,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曾懇請日本民眾可以歡迎并支持來自全球各地的運動員,“日本民眾可以相信這屆奧運會會安全舉辦。我們也有信心,等日本民眾看到日本奧運選手的出色成績,他們對奧運會的態度或許會有所轉變。”

                轉變在悄然出現。奧運會開幕當晚,開幕式在關東地區的收視率達56.4%,遠超2016年里約奧運會在該地區23.6%的收視率,且已接近1964年東京奧運會61.2%的數據。與此同時,據日本廣播協會NHK報道,奧運衍生商品購物網站服務器在開幕式當晚也因訪問次數過多而癱瘓,且次日依然不穩定。

                互聯網上“奧運會”也熱度不減,為日本奪得首金的柔道選手高藤直壽、奪得女子滑板金牌的小將中山楓奈等日本奧運選手頻頻登上社交媒體熱搜,“舉辦東京奧運會真好”取代了“終止東京奧運會保護生命”,逐漸成為日本社交媒體上新的“東京奧運話題”。

                多家日媒得出結論稱:“一部分日本民眾對東京奧運會的看法出現新變化。”

                “這里總是大排長龍,就是為了和奧運五環合影。”奧運會徽章收集者竹野幾乎每天都會守在新國立競技場門口,手里高舉著“交換徽章”的牌子,從1998年長野冬奧會開始收集奧運會徽章的他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每屆奧運會都會有一批像他一樣“追奧運的人”,他們以徽章為媒,在拇指大的一個個小金屬塊兒上“環游世界”,“只換不賣”是奧運徽章收集者的原則,“如果想知道我更多的故事,用一枚中國隊的徽章跟我換,畢竟,東京奧運會延期,這個機會我可多等了一年呢。”

                “實際上,日本人對奧運文化有很高的認同感。”日本《讀賣新聞》奧運專欄主筆肖金德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在日本,運動員本身就是被崇尚的職業,尤其在奧運會上取得佳績的選手,經常會受邀到各地進行巡回演講,“已成為一種文化品牌的象征”。而企業招聘時,有體育特長的員工更加受到青睞,“因為體育能塑造人的韌性,培養意志品質,加強集體榮譽感,更好地形成良好的企業文化。”

                日本對體育的重視,與1964年東京奧運會的召開有緊密聯系。上海大學社會學院教授陸小聰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1936年柏林奧運會后,奧運會逐漸被有意識地視為在國際政治中展示國家實力的重要場合,因此,1964年東京奧運會,不僅僅是日本重新融入國際秩序的標志,也承載了其重塑國家形象的重任。

                根據日本駐華大使館在奧運會前線上發布的“奧運遺產”資料可見,基于1964年奧運會的契機,日本的基礎設施有了質的跨越。日本戰后多為低矮建筑,1961年更改了建筑基準法關于層高的限制,自此,開啟了一個向現代化邁進的超高層年代;新建、改建場館30余個,包括國立代代木競技場等一批奧運建筑至今依然是東京都重要的城市基礎設施;最重要的還是東京奧運會召開的前10天,“東海道新干線”正式通車,作為世界第一條高速鐵路,新干線一度成為日本的標志。

                亞洲作為舉辦地的首次奧運會,東道主日本以16金5銀8銅的成績在奧運獎牌榜上位列第三,僅次于美蘇。在因日美《安保協議》而產生了嚴重分裂的社會背景下,陸小聰表示,“這屆奧運會將日本的人心凝聚了起來。”這是日本人“金黃色的回憶”,也是他們在奧運會上收獲體育文化基因的開始。

                疫情下的奧運會意義將超越體育本身

                原本日本期待在2020年“重現1964年奧運會的輝煌”。但新冠肺炎疫情突至,日本迎來了奧運史上首屆被推遲的奧運會,隨著疫情嚴峻化,日本政府始終就是否中止舉辦奧運進退維谷,最終只得在開幕前無奈選擇空場辦奧運。

                據共同社稱,自7月1日以來,奧運相關人員在新冠病毒檢測中呈陽性的數字為327人。雖然日本針對海外入境的運動員和奧運相關人士采取的“防疫泡泡”政策屢遭質疑,但奧運會仍在順利進行,一定程度上也減輕了日本民眾在開幕前對疫情大面積擴散的擔心。

                “一屆無觀眾的奧運會到底能進展到什么程度,大家心里都沒有底。但到目前來看,奧運會所承載的宣傳奧林匹克價值、運動員精神的作用得到了展現,奧運會如果能順利完賽,國際社會一定會給予在逆境中成功辦賽的東道主正面的評價,有助于日本國際形象的提升。”首都體育學院教授鐘秉樞對中青報·中青網記者表示,如果本屆奧運會能成功舉辦,將能起到和1964年奧運會相近的作用,“1964年的奧運會幫助日本全面復興,而這屆賽會同樣是在日本大地震、核電事故之后,以及處于疫情之中,在這種情況下能成功舉辦如此大規模的賽會,也在一定程度上重塑了東道主的形象。”

                肖金德注意到,疫情出現后,日本的街頭出現最多的是蔬菜商店以及體育培訓班,有的指導兒童體育訓練,有的則為喜歡排球的媽媽們提供教學,“群眾鍛煉身體的需求更加旺盛。”在他看來,東京奧運會是自疫情全球暴發以來,首個聚集了世界各地人員的盛會,在經歷封鎖國境、阻斷國際人員正常交流后,這里將成為一個現實的平臺,讓人們探索如何在疫情常態化下開展正常的體育活動,回歸正常的生活。例如,曾經對奧運會充滿期待的旅游業經歷篩淘,但奧運會刺激下,新的業態或將迎來機遇,“如果奧運會能順利完賽,在一定程度上也能給日本民眾抗疫帶來信心,同時在全球率先給日本一個機會,可以重新思考下一步該往哪兒走。”

                “現在的年輕人和上世紀60年代的人對奧運的期待不同。”肖金德表示,年輕人需要一個國際化的時代,尤其在疫情阻斷了全球人員往來的情況下,奧運會就成了能讓世界產生交流的珍貴場所,在這里,日本的柔道選手展現了從歐洲學習歸來后對傳統的改良,蘇炳添、王春雨等中國選手也屢次提及突破背后外教的助力,菲律賓首枚金牌背后也有中國舉重教練的支持,對年輕一代運動員而言,奧運會是真正能與世界接軌的珍貴賽場。

                “除了小將,呂小軍、鞏立姣等一批老運動員也紛紛突破,他們仍能堅持在場,本身就體現了人們對體育的認識在提升,運動員的運動壽命在延長。如果奧運會沒有舉辦,他們也無法完成不斷的自我挑戰。”鐘秉樞表示,如果全球疫情持續常態化,“空場比賽”“回歸對人的關注”等本屆奧運會上凸顯的特點將會在此后的賽會中延續,尤其在特殊情況下,全球更需要構建命運共同體,“在這種時刻,奧運會就不再只是體育的盛會,更是希望的盛會。”

                本報東京8月4日電

            中青報·中青網特派記者 梁璇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曹競】

            “理想與你皆耀眼”,紀錄電影《大學》首映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7 12:37:36

            西安興慶宮公園“升級”迎客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6 20:58:34

            首套浮雕觸感郵資明信片在福州發布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7-06 20:42:56

            像胡楊一樣守望南疆|中國吸引力?藍焰力量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6-09 14:20:35

            石竟男:興趣是不會說謊的 | 悅讀有YOUNG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2021-06-08 13:39:27

            《空巢》:帶著傷口,講述老為何物

            新民晚報2021-06-07 10:07:50
            成av人电影在线观看